我曾经所见的兰花都是在酒店、度假村、花市或最天然的也是植物园里。诚实的说,它们看起来很“虚假”,或是塑料感,或是浮夸。

这是唐家河拍摄的最后一个下午。Magnus与我驱车在北线的保护区腹地寻找可拍摄的对象。三个星期以来我们每天至少往返一次。随着春季到来,气温升高,草场也逐渐在海拔更高处恢复了活力。曾经在路边很容易见到的羚牛们已经移往山上。红腹锦鸡看来也在过去的几天时间内完成了交配,难寻踪迹。

突然间我瞥见了路边石壁上的这几株兰花。石壁上通常仅有苔藓和杂乱的枯枝败叶,在这些零散的紫色小花点缀下,一瞬间变得有活力起来。你不常在这绿的、灰的、泥泞的自然中能看见这样亮眼的色彩,也不常在横七竖八的图形中找到这样精致的结构。

我想我可以开始理解兰了。它们应腐朽而生,又化腐朽为神奇。人们因喜爱,将它们挪走、繁殖、插在酒店的盆栽里,反而是抹去了这美丽生命的精髓。

身为水下摄影师的Magnus,似乎无法和我分享用三个小时拍摄几朵小花上的热忱。“You flower lover!"他玩笑道。

评论 ( 7 )
热度 ( 9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