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人刻意观察野生动物摄影师与他们对手之间的周旋,一定能发现许多滑稽的场景。

一头野猪突然间从山坡冲下来,急停,因为发现了躲在树干后的我。

人都说第一印象最重要。我立刻将目光转移至别处,假装对这个难得的模特不怎么感兴趣。我的挣扎是,如果立刻按动快门,或许能留个影,但也有可能将对方吓跑,或者更糟的,激怒它。如果犹豫下来,野猪也可能走开,这样就什么也没拍着,但或许可以取得更自然的氛围。

双方都想弄清楚对面下一步的意图。这是一只成年公野猪,常听说是山里响当当二愣子不怕死的家伙,各位猛兽也要让三分。说不清是既兴奋又紧张,还是紧张造成了兴奋。通过取景器衡量双方实力的差距,它的獠牙看起来虽不显眼,但加上那小短结实的身躯,说不准也是个致命武器。

看来野猪对入侵者的存在不是那么介意。于是借着它每一次低头觅食的间隙,我就依树木的掩护靠近。它一抬头,我就停。像是以前玩的红绿灯游戏。光杆树干显然不能像哈利波特的斗篷那样让人隐身,但这双方靠着一点畏惧、一点无知又一点信任的默契完成了第一次接触。

我管这里叫野猪谷。

唐家河自然保护区,四川。

评论 ( 6 )
热度 ( 80 )